•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888658124
    云南公司章程设计、股权设计、薪酬体系设计律师

    项承先等25人诉武汉电缆附件厂养老保险纠纷案

    当前位置 : 首页 > 薪酬体系设计

    项承先等25人诉武汉电缆附件厂养老保险纠纷案

    * 来源 :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6/9/19 15:59:00
    文章导读:项承先等25人诉武汉电缆附件厂养老保险纠纷案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0)武区民初字第764号原告项承先。
    关键词: 纠纷案,武汉,养老保险,电缆附件

       

      项承先等25人诉武汉电缆附件厂养老保险纠纷案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0)武区民初字第764号  原告 项承先。

         原告 黄小英。

         原告 曾昭明。

         原告 李必兰。

         原告 王连生。

         原告 车载德。

         原告 姚秋华。

         原告 杨志明。

         原告 周桂芳。

         原告 肖金枝。

         原告 余珍秀。

         原告 徐陵陵。

         原告 余遥红。

         原告 丁三富。

         原告 马淑贞。

         原告 张永华。

         原告 易蔚兰。

         原告 郭桃仙。

         原告 周燕荣。

         原告 余玲珍。

         原告 陈冬娥。

         原告 杜荣发。

         原告 危宋钏。

         原告 李以忠。

         原告 刘克炎。

         诉讼代表人 项承先。

         诉讼代表人 杜荣发。

         被告 武汉电缆附件厂,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堤东街1号。

         法定代表人 邵成全,系该厂厂长。

         委托代办署理人 戢友元,系该厂副厂长。

         委托代办署理人 陈树文,系该厂办公室主任。

         原告项承先等25人与被告武汉电缆附件厂养老保险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然开庭入行了审理。

       原告诉讼代表人项承先,杜荣发,被告委托代办署理人戢友元,陈树文到庭参加了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项承先等25人诉称,被 截留剥削项承先等25人的养老保险金,不按中心和地方关于“清欠”养老金的精神,隐瞒拒不执行基本养老金的调整和政策性补贴。

       根据已知政策和实际情况,被告拒不执行或不准确执行以下政策文件的几项划定:(1)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鄂政办法[1995]49号文(暨武汉市武政办[1995]175号文),上述两文件明文划定从1995年7月1日起调整退休职员基本养老金,人均月增人民币25元。

       (2)湖北省劳动厅鄂劳函[1993]41号文划定自1992年3月起人均月增糊口补贴费人民币10元。

       (3)湖北省劳动厅[1994]24号划定自1994年6月起人均月发书报费16元(最低尺度),洗理费18元,而被告对在职职员全额执行,对离退休职员仅给书报费6元。

       (4)根据市房改政策划定自1991年6月起人均月增房贴按:尺度工资×2%+0.7执行,1996年6月1日以后按:尺度工资×3%执行。

       (5)湖北省劳动厅鄂劳薪[1991]123号划定,自1991年起每年6至9月发防暑降温费24元(6元/月×4月)。

       (6)国务院国发[1994]9号文明文划定,根据离退休的年限分别按45元/人月,30元/人月, 20元/人月的尺度增发养老金,起算时间为1993年10月。

       而被告迟至1994年11月执行,且只执行了尺度的40%。

       故起诉要求被告:(1)根据武汉市人民政府[2000]57号文件精神与原告逐人逐项“核准基本养老保险金的信息数据”。

       (2)严格逐项落实执行国务院及各级地方政府关于调整基本养老金和增发政策性补贴的文件精神,并纳进个人信息资料库。

       (3)对其不执行上述政策而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应给予全额补付。

       (4)按劳动部劳部发[1994]532号文件第六条的划定给予原告经济损失总额两倍的赔偿金。

         被告辩称,本厂在1995年还未参加社会统筹,原告项承先等25人属集体所有制职工,故未对原告执行武政办[1995]175号文。

       鄂劳函[1993]41号文的合用对象仅为部门退休职工,其范围仅为1985年7月1日至1990年10月底退休并参加了工改,又未按划定浮级的职工,原告中是否有属上述情况的职工,尚不清晰。

       关于劳动厅[1994]24号的执行,在2000年8月份以前是按6元/人月,7元/人月,8元/人月的尺度执行,此后已按16元/人月,17元/人月,18元/人月的尺度执行。

       2000年8月前从未执行过房贴待遇,9月后开始执行房贴待遇,但尺度不清。

       降温待遇题目,本厂因效益题目,自1998年后就未发降温费,2000年9月后,退休职员开始享受降温费和烤火费。

       关于国发[1994]9号的执行,本厂在1994年8月下旬开始办理养老金增发手续,同年11月开始执行新尺度,1996年10月实行社会统筹后,属集体身份的职工由社保部分发60%,本厂发40%。

       关于上面所述政策性题目,本厂有权根据企业的经济状况来确定是否执行,本厂现绝量保证不发生新的欠账,但原告要求补发原来尚未执行的各项待遇款,本厂无力承受。

         经审理查明,原告项承先等25人均系1990年以前从被告武汉电缆附件厂以集体所有制身份退休的工人。

       1991年8月8日,湖北省劳动厅和财政厅共同颁布了鄂劳办[1991]123号《关于适当调整企业职工洗理费,防暑降温费尺度的通知》,通知要求将离退休职员降温费调整为每人每月6元,执行时间均为每年的6月1日至9月30日。

       1993年2月13日,湖北省劳动厅颁布了鄂劳函[1993]041号《关于贯彻〈国务院关于企业离退休职员增加离退休金的通知〉的增补意见》,该意见确定对部门离退休职工每人每月增发离退休金10元,从1993年3月份执行,以前的不补发,但此增发的养老金应由保险机构支付。

       1994年1月22日,湖北省劳动厅和财政厅及计委共同颁布了鄂劳薪[1994]024号《关于适当调整企业工资总额的通知》,该通知第三条要求进步企业职工和离退休职员书报费和洗理费尺度,书报费由原每人每月6,7,8元调整为16,17,18元;洗理费尺度由原每人每月6元调整为18元,进步后的尺度从1994年1月1日开始执行。

       1994年2月22日,国务院颁布了国发[1994]9号《国务院关于调整企业离退休职员离退休金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对1979年1月1日至1985年工资改革前退休的职员每月增加退休金45元,工资改革后至1988年12月31日以前的退休职员每月增发退休金30 元,1989年1月1日至1993年9月30日退休职员每月增发退休金20元,该通知从1993年10月开始执行,其中属集体身份的职工由社会保险机构承担60%,企业承担40%。

       1995年6月2日和8月1日,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和武汉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分别颁布了鄂政办发[1995]49号《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调整企业离退休职员基本养老金待遇的通知》和武政办[1995]175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调整企业离退休职员基本养老金待遇的通知》,该两份通知决定对全省企业(武汉市含国有企业,股份制企业等)在1995年6月30日以前的离退休职员的基本养老金入行调整,其中武汉市的调整比例为上年度全市企业均匀增长额的40%,人平月增发25元,执行时间从1995年7月1日开始。

       1995年8月17日,武汉市人民政府颁布了武政[1995]62 号《市人民政府关于转发武汉市深化城镇住房轨制改革方案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对退休职工按其尺度工资加国家承认各项补助的3%发放住房补贴。

       被告武汉电缆附件厂原系全民所有制企业,原告项承先等25人均符合上述国务院,省市人民政府颁布的增加或调整退休金的要求,但被告均未按上述文件执行。

       截止2000年 8月止,被告未执行鄂劳新[1991]123号文达40个月,未执行鄂劳[1994]24号文达75个月,全部或部门未执行国发[1994]9号文达60 个月,未执行武政办[1995]175号文达62个月,未执行武政[1995]62号文达56个月。

       被告因未执行上述文件的划定向原告项承先等25人少发退休金,降温费,住房补贴等129415.20元(详见附表)。

       本案在庭审中,被告认可企业未按上述文件划定向原告等人均发养老金,洗理费及房贴等补贴,但提出未发原因主要是企业历史负担较重及经济效益不好等因素所造成。